本地性教育有甚麼、缺甚麼?

對於各團體多次質疑本地性教育不足,教育局代表重覆以標準答案回覆,說什麼「螺旋模式滲入不同學科、班主任課、週會、德育課等學校的課堂及活動內」表示現時性教育已經足夠。事實上,我們接觸的年輕人來自不同背景,從他們的經驗,性教育如何「螺旋模式」或「滲透」在他們的學校生活中呢?相信好多大眾及服務青少年的前線同工,都未能參透。

 

大部份年輕人就「有否得到性教育」的回答是「無」、「好似無」或者「不知」;而有小部分稱有接受過性教育的年輕人回答則表示︰一、小學時代老師只輕輕介紹青春期的身體變化;二、中學生物課所學的生殖器官結構男有陰莖睪丸輸精管;女有卵巢子宮輸卵,只限於此,沒有再多了。

香港學校受制於傳統思想、不同宗教背景、持份者意見,或是抱持「越早講=學生越好奇=越好奇便會越早做」的憂慮,大部份所謂「有」性教育的學校授教內容屬於「不好做」、「不好學」」式的面向;有部分更加會把性病不及早醫治的後遺症、「攪爛小孩」的墮胎照片、或是「預防性陷阱」等驚嚇畫面作性教育。

 
缺位性教育衍生的問題

生理層面的性教育是必須,可是除了這個面向,「性教育」在公共衛生層面會有更廣泛的定位,內容包括家庭系統與心理狀況、情緒、人際關係、生活技能、性別認同、性取向、性別氣質、社會文化建構、歧視等等。可是綜觀而言,不論在學校、家庭以及社會服務前線社工口中得知,現時學生所得的性教育,不論目標、次數、內容、持續性仍然參差不一。

同時,只講及生理層面、而禁慾式甚至是「恐嚇式」性教育是否能成功讓青少年「不做不看不好奇」呢?在這個資訊滿溢的互聯網世界,肯定是不可能的。在學校教授不做不看,放學後卻可以從不同途徑獲得大量性相關資訊時,對年輕人有深遠影響。

 
 
整體 (性)知識非常不足,影響年輕人選擇

身體及性知識嚴重不足︰不認識自己身體、不懂正確清潔是其一,千奇百怪的性謬誤時有所聞,例如誤以為女性陰部有「鹹魚味」是正常的、誤信「外射(體外射精) 不會有小孩」,而相信「安全期」可避孕的仍大有人在。又有好多人錯誤認為,女性在不願意的情況下性交,陰道不可能有分泌,有分泌即是女生根本是享受;或者無病徵即是無性病好「乾淨」。

更甚是有人將自己身體出現的病徵,與網上隨便找到的愛滋病病徵拉上關係,「肯定」自己有性病或愛滋病,以致極度焦慮,即使進行過各種測試化驗都覺得醫生可能出錯。亦有人看了套BDSM電影或是在網上找到零碎文章,便認定自己是「M底」/「S底」、定義自己是「主」或「奴」,可是他們對於BDSM 的文化、背後強調的安全及同意(consent) 卻完全不了解。

知識層面的問題,包括沒有求證網上找到的資訊。有人不清楚自己感染性病愛滋病的風險,沒有測試意識也延誤治療;另一邊廂卻有人因發現陰莖有少少異樣或身體微熱,便擔心到瘋狂求醫「斷定」自己患愛滋病性病,焦慮到一個程度連測驗報告結果陰性也不相信。

 
與人溝通也是性教育一部分

跟「中學生應否談戀愛」命題本質一樣,與其講「應否談」不如講「如何談」。「性」本身是一件性質中立的事,但當中涉及自我認識、價值觀反思及生活技能提昇。親密關係中,我們要理解自己及他人對性行為的想法,自己及他人的界線;也要有批判思考去認清不同方案的正反結果及相關的責任承擔,然後衡量自己的能力條件,為自己作負責任的決定。

 

關係中亦需要與別人有效地溝通自己的想法及需要,當有期望落差時如何與他人去協商。如何在戀愛中識別出甚麼是健康戀愛關係、甚麼是情緒勒索甚至是戀愛暴力與控制。性侵犯除了有陌生人,還有大部份是身邊認識甚至是熟悉的人。當大部份女生都不是MMA運動員那樣去自衛時,「保護自己」除了「叫不好」「踢下體」外, 還有其他更實際的軟技巧,可以讓我們準確評估、及早識別和協助自己及早離開危機處境。假如有甚麼人需要幫忙,我們可以在哪、如何找到適合的服務等。

以上所提及的議題,都是性教育裡要跟年輕人一起探索及建立的生活技能。

 
從AV「自學」

當年輕人的性教育仍然是從色情電影中「自學」,而沒有人跟他們去討論及分析甚麼是真實反應、甚麼是「戲劇效果」時,他們就會不自覺地認為成人電影(AV)裡表現出的事情,都在現實生活可行——最令人擔心的是,AV裡所有被強姦的女生最後都會很享受甚至高潮。

只靠AV「自學」性知識的人,或會認為白滑粉嫩、左右對稱的「白虎」陰部才是「正常」,現實中女性如陰部呈深色、陰唇不平均,便認為她們發生很多性行為,也不值得尊重,因為「#雞全部都是雞」(而說這話的人可能根本不認識性工作者的歷史、生活故事,性工作與社會貧窮問題、性別歧視、勞工議題之間的關聯);甚至認為一個不值得尊重的女性,可以「中出即分」(不使用安全套發生性行為,體內射精,然後立即分手)。

最令人詫異的是,不少年輕女生表示都曾試過「在睡夢中被插醒」,即使多麼不滿,男友一句「我真是想要嘛,對不住囉」然後繼續「重複犯錯」。只看AV或會過於著重「性技巧」及「性能力」,卻忽略性是兩個人之間的事情,雙方需要不斷溝通及聆聽,尊重對方的真正感受與需要,並協商最好的互動。

男孩子呢?從AV「自學」性知識,或會以為陰莖一定要「粗」「長」才是有「性能力」、性行為越「持久」「啪啪啪」 (插入式性行為) 女生至高潮便是勁。很多男生擔心自己很短滿足不了伴侶,不「持久」就自己斷定自己陽痿。這不但對個人自尊感帶來負面影響,也成為建立親密關係的障礙。

 
沒有性別角度,社會偏見歧視繼續

性這回事具闊度也具深度,因歷史及文化背景而有不同的呈現。身為性教育工作者,推動性教育改變,不能忽視跟受眾一起看社會文化如何塑造我們的性劇本。這些性劇本往往是社會性的,社會性的標準影響個人層面的互動。性教育必須有性/別角度才能呈現不同人士的處境及需要。

華人社會仍然強調性別二元,以「男vs.女」或「剛陽vs.陰柔」作為主要框架,定義了男與女應該有如何的衣著打扮、身體形象、性格表現、個人成就甚至人生規劃。若不符合此種標準便不是「男人」或「女人」。再加上「異性戀霸權」及「健全主義」,其實有一大部份群體的性被邊緣化了。雖然近年同志或跨性別等議題在社會上多了關注,但他們仍會因性取向或性別認同而在家庭、職場甚至人際網絡出現不同的壓力。

變裝人士(Cross-dressing) 在公眾場所被偷拍放上網,大家一起笑、雙性戀往往被人取笑男女皆可,所以是「萬能插座」。老人、身障及智力障礙的人士都是「被去性化的」,長者如果去找性工作者或者發展親密關係,就會被取笑「臨老入花叢」「小心中馬上風」;身障者好像除了「無障礙設施」是最大關注外,個人身體自信及情慾成長都不是「需要」。這樣想卻忽略了一個人不論甚麼年紀或身體條件,人就是有情感、情慾的需要。

 
定型偏見孕育強暴文化、忽略倖存者

在大眾很關心的性暴力議題上,主流文化上的定型與偏見,更是孕育強暴文化以及邊緣化倖存者的罪魁禍首。根據偏見︰男人不可能成為「受害人」因為男人應該有能力保護自己,被人「侵犯」就不是男人了;男人有甚麼問題自己扛,「流血不流淚」;男性不應該成為「倖存者」,成為「倖存者」就不是男人。問題變成只屬於個人的問題,所涉及的羞恥感及引申的心理情緒狀態卻無人理會。

根據偏見,女生著短裙或會開放談性就一定是「淫底」「淫婦」,任何人都可與之發生性行為;不斷強調「口裡說不」其實她「身體很誠實」,假定了「No其實是Yes」 。這種對女性的偏見及性別歧視,引伸出的現象是,即使你說了「不要」也會被當為「性暗示」或被理解為AV中的「不要停」。即使你被強姦,只要你穿短裙夜歸喝酒,也要為他人的罪行負責。

如此缺乏同理心,責備受害人的論調、不斷在網路、學校、友儕間,甚至在尋求協助的社福界環境重演再重演,倖存者由本想喊出聲求助,卻最終只能把求助的吶喊哽於喉嚨間,獨自承受面對。

整體社會二度傷害的的氛圍循環不息,倖存者更難求助,而侵犯者更加理直氣壯地,面對這些情況,不少人會視而不見甚至當笑話「多踩一腳」,那我們也成為強化強暴文化(Rape Culture)的一份子,成為加害者仍不自知。

這樣的社會風氣,先不要說進步的性文化,甚至連一個人應有的同理心也缺乏。沒有同理心的社會,我們如何談共融如何倡多元?

 
性教育不應只講生理、生育

性不是洪水猛獸,講性也不只是講性行為,性可討論之範疇可以是歷史、文化、人性、價值觀、生活技能。講性可以講風險講問題,但也不能忽略性有歡愉、正面之處。只講生理生育的性教育不但不合時,更會衍生不同的社會問題,而這些問題的代價由社會共同承受。

性教育工作者的角色,除了提供正確知識,也是協助下一代建立生活技能、提供一個非批判及安全的空間去討論,從而協助年輕人強化批判思考及反思自己價值觀,孕育尊重包容的人文精神,讓每個人不因自己性別氣質、性別認同、性取向甚至性喜好而被歧視壓迫,建立一個擁抱多元的社會。全面性教育,只要有支援,任何人,即使是A0都可以做得到。

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於2018年1月更新的《國際性教育技術指導綱要》,已列明全面性教育並不會令青少年提前初次發生性行為、更不會令相關性行為變得更頻密。謾罵過後,當我們不想下一次再延續這些問題,我們是時間再檢視自己,甚至督促政府不要再逃避,為下一代,是時間積極地作行動去改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取自:https://www.thenewslens.com/article/100030